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管 《福建法治报》官方网站
原创 | 法治福建 | 记者调查 | 时政 | 国内 | 普法课堂 | 法治时评 | 说法 | 求证 | 大案要案 | 权威发布 | 公安 | 检察 | 法院 |

网上购书记

2020-01-19 15:27:46 来源:福建法治报

网上购书,比起书店买书,自是便利多了。有的书念想了许久,每进书店都有留心,就是没遇上。试着在网上搜,却搜到了。比如孙犁的书,买过五卷本的文集,又买了三卷本的文集续编,但并未买全。孙犁晚年发愿再写十本小书,最后的一本叫《曲终集》,许多文集都不曾收入。我在网上搜,还真搜到了,果断下单,两三天书就寄到了,真是快捷便利。再如林语堂的书,也买过不少。但有一本《无所不谈合集》,是其晚年用中文写作的,想买,网上果然有。但收到书,却是旧书,且还是某个图书室流出来的。

有时想起一本什么书来,在网上搜,大都能搜到,这就不似书店那样多半找不着。书店是受一时一地限制的,网上则提供了许许多多书店的信息,此处没有彼处有。比如买《辜鸿铭文集》,此文集分上下册,却是从不同的地方寄来的。要不是网络信息互通,就不可能这样便利地调货了。但不怕缺货的,就怕货比货,价钱的高低是一回事,还有书品也是问题。在书店找书,书品不好的,可以不买。网上购书,因为无法当面看货,所以就不知书品如何。这其中最怕的是有破损,本就是旧书,再加破损,感觉就不爽了。

买了不少单本的书,便想买全集。买朱光潜的全集,因看有新编本,便找新的,却又不曾出全。而旧的全集本就不全,仍得找一些单本的。其中有一本叫《艺文杂谈》,是别人编选的,也买了。书仍是旧书,扉页上还有题字,但没有留名,不知是谁的。书旧一点没关系,就怕其中留下许多划线或评点。于是就想,那些有划线或评点的,最好不要放到网上,自己用心读过,还是自己保存吧。而从买书的角度来说,每次拆开来,都有赌一把之意。若拆开来书品是干净的,那就值了,至于价钱,倒还在其次。

有的书先放在购物车里,一时间并不急着想买,可过些时间再看,价钱又涨上去了。这真是奇货可居,于是就干耗着,看谁耗得过谁。我多半是等价钱回落了再买。本来时日悠悠,不时买本书,给自己一点高兴。而有书可读,也就有事可做。至于期待已久或急着想看的,则不在此例,也就不去理会价钱了。

(吴浣)

相关新闻